瑞士(4)─攀登馬特洪峰

如果你想攀登馬特洪峰,電視節目Globe Trekker 2008年有一集,就是讓主持人去挑戰馬特洪峰。我看得興味盎然,不敢獨樂,趕緊上來傳播一番。

攀登者大概三十幾歲,女性,體能很好。她沒有介紹自己有無登山經驗,但從她和其他登山客的對話,似乎經驗不算豐富,但她應該就是平日熱愛戶外活動,耐摔、耐操那種。

高4478公尺。登山路線大概是由側面上,然後從峰頭背面(峰頂凸出處)登上去。

高4478公尺。登山路線大概是由側面上,然後從峰頭背面(峰頂凸出處)登上去。

據她的介紹,馬特洪峰是阿爾卑斯群山中,登山客發生山難最高的一座。Zermatt有一個「登山者墓園」(Mountaineers’ cemetery),埋的大多是爬馬特洪峰的殉難者。

第一天這名Globe Trekker主持人先自己背著背包爬到Hörnlihütte (3260m),適應高度,然後在那兒住一晚。那裡住滿了要登馬特洪峰的登山客,人人都有嚮導。嚮導先教她一些攀登技巧,第二天清晨4點就要出發爬山。前一晚8點,人人神情肅穆檢查自己的裝備。不知那山屋是否沒個人房,照出來的都是上下舖房間,但床舖的木頭看起來很堅實穩固,上面鋪了厚棉被,感覺睡起來應該是蠻舒服的。

嚮導只准她帶一小瓶水,否則「Tomorrow you suffer」。長途登山,如背背包走好幾天,或爬很難爬的山,背包重量是斤斤計較。說「斤斤計較」太粗略,他們是每一盎司(約28公克)都計較,因為這裏多1盎司,那裏多1盎司,加起來就不得了。

話說回來,第二天登山客用過早餐出發,門外一片漆黑,每個人都帶頭盔頭燈,遠遠望過去,只看到黑夜中一排稀微燈光緩緩向前移動。你和你的嚮導會綁在同一條繩子上,他在前,你在後,據說如果你失足掉下去,嚮導可以拉住你。

好笑的是,這名主持人的嚮導有點年紀,主持人不知是真的憂心、還是在搞笑,一臉憂色對著鏡頭問:「那如果是他掉下去呢?」當然她是瞎操心,人家體力和經驗一流,沿路還要邊教她腳踏在哪裏、一面還當啦啦隊,給她精神上的支持。

不知爬了多久,主持人面露土色,但終於到了另一處小山屋,登山客可在那兒稍微休息一下。這是途中唯一一座山屋,我看實在不行的人,大概可以在這裏含淚目送眾人上山,自己則是好好休息,準備下山了。

雖已是爬馬特洪峰季節,但路上都有雪,所以鞋子要套上雪地冰爪,主持人要把冰爪綁緊一點,她坐下綁,嚮導在上面一直對她喊:「站起來綁,不要坐著。」主持人被喊得一頭霧水,但我看她還是坐著綁好,再站起來試試是否妥當。有鑑於如此,奉勸那些要去爬的人,前一天問詳細冰爪的正確綁法。尤其Zermatt是瑞士的德語區,雖然嚮導英文很好,但總帶著瑞士腔。有任何問題,前一天弄清楚,免得到時一人在上、一人在下、隔著冷空氣,你耳朵又包著,聽不清楚。

爬馬特洪峰真的很艱難,很多地方都需跨很大步往上攀爬,我看有時一抬腳,已經跟你的頭、肩齊高,個子嬌小的人真不知要怎麼跨上去呢?他們爬的這條是主要登山路徑,困難的地方,都有繩索可以拉。嚮導會不時指導該踩哪裏,但多半是嚮導到一處安全點,才會叫你跟著往上,所以每次你還是有一大段得自己看著辦爬上去。到了攻頂那段,登山客力氣大概已經快用盡了,你一面要以八十幾度的仰角、踩著濕滑的岩壁往上,一面要一手拉繩子,一手攀住岩石突出處支撐往上,奈何這時你氣小力疲,以這種方式往上,非常困難。別忘了,高山空氣稀薄,這麼個仰角攻頂,我深感沒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。

爬到峰頂,我看這位平常叱吒風雲的女英雄,似乎在偷偷拭淚。這樣上去一趟要爬多久,答案是:6小時而已。但他們不能在峰頂久留,要趕著在下午雲霧壟罩上來之前下山。

爬完山,女英雄說非常高興自己這次不辱使命,爬上去了,但再沒有下次了。讓我想起那些花一天爬到優勝美地half dome峰頂的人,也是人人說:下次不敢了。不過,隔了幾年,這些人又來報到。

我把我之前寫在馬特洪峰相片圖說的資訊貼在此,給想挑戰馬特洪峰的英雄英雌參考:根據wikitravel,可以從Zermatt搭Cable Car到 Schwarzsee,然後在Hörnlihütte (3260m)過一晚,第二天3:30am出發,趕在下午雲霧湧上來之前下山,含一名導遊,費用約 CHF 1200。但它是阿爾卑斯山中最難爬的山之一,登頂尤為困難。

想去爬的人一定要請嚮導,Zermatt官網上有登山嚮導聯絡資訊,詳見官網,從Mountain Guide點進去後,那個螢幕可以再下拉,我數了一下,大概有8家公司。

真的要去挑戰的朋友,應該讀讀這篇Jerry R. Hobbs的親身攻頂遊記。讓我多事,在此整理一下Jerry的心聲:1. 不要怕花錢,要請嚮導。費用加小費可能讓你心疼,但若將他沿途救了你幾次性命算進去,你應該會覺得花得很值得。那些不幸喪生的登山客,多是沒請嚮導;2.他們那裏有個俗語:「四個嚮導能把一條母豬扛上馬特洪峰頂」,嚮導神通,可見一斑;3. 上山難,下山更難。這時你已精疲力盡,繩子都快抓不牢了,但你這時的心理獨白不是:「我快要抓不牢了」,而是「我死也要抓牢」,因為沒抓牢,萬丈深淵下的冰河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上山你還看得見前面的立足點,下山,你很難看得見你該踩哪裏,每次一回頭看到就是下面的冰河。你得靠堅強意志力才不致崩潰;4. Jerry老兄下山之後,心理創傷太大,根本沒辦法再回頭看馬特洪峰一眼。後來搭火車離開Zermatt,彷彿覺得馬特洪峰是在對他說:「你征服我了嗎?你現在應該知道是誰征服誰了吧?」

寫Jerry心聲不是要嚇您,是覺得真的值得參考。而且「四個嚮導能把一條母豬扛上山」似乎也有一點安慰作用,不是嗎?最後,祝所有已經考慮清楚、仍想挑戰的各家英雄,平安上下山,帶著美好的回憶凱旋歸來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瑞士, Travel, 旅遊經驗談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