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山騎馬

大理蒼山就是武俠小說中的點蒼山。在蒼山騎馬,多少也沾了點俠風,再不濟,也有思俠古之幽情的浪漫,但那時不知蒼山來頭,誤打誤撞騎馬上了蒼山。

那天,我和D逛完三塔寺後搭小馬車回古城,再步行到洋人街,我們碰到一名瘦削男子,他問我們要不要騎馬上蒼山。

他翻開手中的本子,都是他和各國遊客的合照。我問:「有沒有蒼山的照片?」「有啊,這是,這也是。」他把本子翻過來翻過去,主角都是他和遊客,實在看不出蒼山的樣子,我和D決定去一探究竟。

男子領我們出古城,要我們在城外等他一下。他很快帶回一名老馬夫,兩人手中都牽著馬。

「怎麼只有一名馬夫?」

「我也是。」

「你是?」

「對,我是從小是在馬背上長大的白族人」

我們騎馬朝山的方向走,先經過幾間鄉間民房,民房石屋低矮,豬圈裏養著黑豬,小孩子站在門口看我們。這些民房就在大理古城外,但這兒和城內的觀光氣氛截然不同,才三點,有些人家的煙囪已經冒出白色炊煙。

過了民居,我們朝長著長草的山坡地爬,白族馬夫的話匣子也打開了。他說起白族如何如何,改稱D的馬夫為「那個漢族老頭」。他為我們唱一段白族山歌,唱著唱著,一下把歌詞翻成漢語、一下又改回白族發音。

「你們的白族的調子,怎麼聽起來和我們漢族差不多?」我問。

「不是,我唱的是漢族的歌,但是把它翻成白族話唱的。」

「那你們白族的歌呢?能不能唱上一段。」

馬夫靜默一會兒,回說:「一下想不起來有哪些歌好唱。噯,我們的歌你們聽不慣,我還是接著唱吧。」

白族馬夫瘦得整張臉只剩下骨架子,寬鬆的黑褲繫一條鎖鍊狀的銀腰帶,背的書包垂到腰際,書包上繡有英文字,運動衫前也印著一排英文字,這身打扮和街上到處見到的白族人很不一樣。他說自己的英文都是和老外遊客學來的,他說老外喜歡到Tibet去、喜歡喝Beer。

過了山坡地,山路漸陡,樹也多起來,白族馬夫一邊牽馬爬山,一邊氣喘咻咻地說:「這馬可以載重一百九十公斤,我倆都坐上,也還使得。」他明顯比老馬夫走得吃力,實在有損他從小在馬背長大的威名,但既然他開口了,我也就答應了。

遇到陡坡和轉彎的時候,我感覺得到身後的馬夫左支右絀,大有跌下馬之虞。但倘若山勢變平坦了,他就用竹子刺馬屁股,讓馬小跑步,然後湊在我耳邊問:「瀟不瀟灑?」

到半山腰時,下起大雨,白霧茫茫,連一尺之內的林子也看不清。我們趕到中和寺休息。中和寺在中和峰上,而中和峰是蒼山十九座山峰的中心。

中和寺是一座道觀,但也供奉佛教神像。它有好幾落建築,以山坡階梯相通,我們看了凌霄寶殿的玉皇大帝和觀音菩薩,又到偏殿轉了轉。聽說再往上有賣熱紅豆湯,但雨勢實在太大,無法冒雨往上爬,我們就近選了個擋風的走廊站著躲雨。有個道士從觀裏出來,雙目炯炯,很像武俠小說裏武功莫測的高人。他朝我多看了幾眼,我不敢正眼看他,我是自作多情,怕被叫去算命。

雨停的時候,我們已經凍僵,只求快快下山,便放棄了後面的行程。雨後山霧散去,出了林子,洱海就在眼前,我們居高臨下,湖景遼闊,馬夫帶我們到取景點讓我們拍照。

照片洗出來了,洱海距離太遠,看得不太真確,而三塔寺只是遠方小小的三根白柱。白族馬夫和我在此合照了一張,人大景小,原來白族馬夫那本蒼山相本就是這樣來的。

旅遊小檔案:

騎馬上蒼山:60人民幣/人

(2002年資料,價格為人民幣)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遊記, 中國 並標籤為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