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理古城

我和D從昆明搭六小時的大巴到大理,再轉搭一小段公車進古城。大理古城建得四四方方,高城牆、大石板路,我們到時,城內人家大門緊閉,木門落漆斑駁,古城露出幾分疲憊滄桑。時正值五一長假,二日前遊石林,摩肩擦踵,我們是被後邊的遊客推著往前走的,但這黃昏的古城看起來卻空蕩蕩。

我們在公車上碰到一對年輕日本情侶,他們跟著我們到旅書《寂寞星球》推薦的the Mac Guesthouse。日本女孩本來不太樂意住在什麼guesthouse,但他們語言不通,天色又越來越暗,便跟來瞧瞧。誰知這間guesthouse與眾不同,建得古色古香,還有古樂裊裊,許多金髮青年坐在涼亭蒲團墊上品茗下棋,日本女孩終於展顏微笑。不過我們到的太晚,已經沒房間了。老闆要店小二帶我們去看數步之遙、由學校教室改建的房間,但那房間怎麼看還是比較像教室。我們拉了行李出來,眼尖的掮客立刻上前,帶我們去住一對白族老夫婦開的民宿─玉泉客棧。

玉泉客棧是有個天井、也名為客棧,但建得並不像客棧。古城內真正像客棧的,首推南城門西方的「紅龍井客棧」。那兒的房間有雕花的紅樑木門,房間圍著天井而建,長廊上掛著紅燈籠,工作人員穿紅白主調的白族服飾,戴頭巾、領巾、假辮子、圍裙,顏色有藍、黃、紫等,鮮豔熱鬧,接待人員很有禮貌,整座仿古客棧洋溢著小資情調。而且,即使在旺季,也只比別處貴一百塊人民幣。我們是後來逛街時才看到這間客棧,進去問的結果,接下來幾天也都是客滿。

染布和玉鐲

住處找好了,我們開始探訪古城。古城內有許多染布店,染布有的掛在店門口、有的鋪在走廊桌上、有的晾在小巷的繩子上、也有的貼在石牆上。這些染布素描少女的臉龐、少婦的曼妙身段、黝黑的森林、奔騰的猛獸、古書簡的雕刻,很有民族風味,讓人看了很難抗拒不買。我們挑了一些,價錢比昆明夜市賣的高一點。我怕藏青色的染布下水會褪,老闆說加點醋浸泡,便可解決褪色問題。至於事實是否如此,我沒試過。雲南買的染布,我不知是送人、還是塞到哪個箱子裡去了,總之,沒再見過。

城內的玉鐲子店也多,不論店東開價三百、八百或一千,D一律出價八十,頂多加至一百,竟也都成交。她買了兩只綠玉鐲、一只黃玉鐲,那黃玉鐲沈穩內斂,很像博物館裏的古玉。第一家成交的店東說她能賣這麼便宜是因為我們是散客,不是由導遊或掮客帶來,她不必支付佣金,要不然,是不可能賣我們那種價錢的。

天黑之後我們到酒吧林立的「洋人街」用餐,那裏的餐廳多布置成民族風,東西頗可口。我們去的早,客人不多。上菜的小妹趁無人的空檔和我們聊天,她問我們能否幫她介紹和她同年齡的台灣朋友通信。她芳齡十八,我和D君都不認識十幾歲的青年。最後我們留下她的地址,打算如果日後碰到合適的,便幫她介紹。我們問她:「妳想和男生還是女生通信?」她低頭想一會兒說:「和女生好了。」不過,這個忙我們一直沒能幫上。我想,她現在可能已經成家立業,早沒興致玩筆友這種遊戲了。

「三月街」節

第二天,我們從城西走路去三塔寺,時值農曆三月,白族的「三月街」節就在城西展開。「三月街」的主要賣場有兩個,一個在城西外面一片黃泥地臨時搭建的賣場進行,位置隱蔽,顧客多是當地人。這是我們後來從蒼山下來後,馬夫帶我們去的。另一個則沿城西外的大馬路一路擺攤至三塔寺,大路的往來人潮就是顧客。「三月街」的小販從各處來,賣的東西琳瑯滿目,有各種香料、鍋碗瓢盆、古董銀器。有一名牙醫也來擺攤,他攤上瓶瓶罐罐裏的粉末五顏六色,我問他:「能治牙痛嗎?」,牙醫笑著說:「能啊。」沒多久,有個人上門補牙。那人張大嘴巴,牙醫拿起線和鐵鉗認真幹活,不再理睬我們。

D在一個小攤買了一條吊床,說要綁在雲林老家的樹下乘涼,吊床攤子的吊床分成幾類,地上有牌子標明各載重若干,價錢和載重能力成正比。攤子逛完,我們也走累了,招了一輛小馬車,直奔三塔寺,只花了兩元。三塔寺腹地廣,階梯多,我們拍了許多藍天白塔的水中倒影。至於塔內是什麼,我全忘光了。

洋人街

第三天,我們遊完喜洲後,回到古城。穿青衣和黑衣的白族婦人,三三兩兩,獵鷹般似的在街上巡視,她們不是要遊客轉去小巷弄的民家看白族刺繡,就是掏出袋子裏的銀鐲兜售。一名黑衣婦人拿出白族刺繡本子問我們要不要看看。我們隨她在小巷子裏轉了幾轉,轉上了一家在二樓的公寓。那裏的地點幽閉,如果不是和D一起,我早怕得半路回頭了。

那白族民家一進門便是客廳,客廳的擺設有點像台灣人家早期的公媽廳。正面牆上是一大面神佛畫像牌匾、神龕和祖先牌位,兩面的牆掛了各式刺繡和吊飾,椅子造型像古董椅,沿牆擺在兩側。再往內,是一個大房間,東西更多,主角是刺繡繁複的白族衣服,以及有著美麗刺繡的衣飾配件,另外還有一個小櫃子展示首飾玉器。這些手工刺繡並不便宜,我們最後什麼也沒買,把錢省下吃中餐。

我們挑了「西藏咖啡廳」外面的座位坐下。因為天陰,洋人街餐館生意特別好,餐廳外面遮雨棚下的座位都坐滿了。有各種髮色的洋人,但更多是來自昆明的中國遊客,勞動節的黃金假期讓大城市的人全往旅遊區跑。

兩名白族婦人經過我們桌前,從圍兜口袋掏出銀鐲子往我們桌上放,說那是老銀子做的,要了一個價。前晚我在一個小攤講價半天買了一只細銀鐲,一轉身,便被三四名婦人圍住,她們從圍裙口袋掏出銀鐲子,鐲子又大、花樣又多,一對鐲子的成交價不到先前一只銀鐲的價格。有了前一晚的經驗,這次我也還價。幾次往返,婦人見我只肯出四十元,罵道:「妳在店裏吃披薩,卻不肯花錢買老銀鐲子。」說完,頭也不回地離去。我有點悵然,怪自己太小氣,那鐲子沈甸甸的,也許真的與老銀鐲子失之交臂。

不一會兒下起雨來,遊人紛紛躲進商店。一名青衣老婦也跑進我們的遮雨棚避雨,她在我旁邊的凳子坐下,掏出背袋內的草鞋墊,塞了一雙到我的包包下面。

「我不需要這個,」我說。

「幫幫我,給我點吃飯錢,」老婦人說。

「多少錢?」

「三元。」

我付了錢,遞回鞋墊:「鞋墊妳再拿去賣吧,我用不上。」

「那給十元吧!我還沒吃飯呢,給我點吃飯錢吧!」老婦人說。

我低頭吃我的披薩,老婦人又唸:「再給五塊吧,給我吃飯吧。」

老婦人等了我一會兒,確定是碰上小氣鬼了,便從容從口袋掏出一只小布袋,拿出一疊紙鈔,將我的三元紙幣放進去。她拿出的那疊錢,有好幾張紅色百元鈔。

「她比妳有錢,」D笑著對我說。

雨一停,老婦就起身走了。

多年以後,我在鞋盒看到一雙草鞋墊,我想不起來是在哪裏買的、或是誰給的。直到又翻出這篇遊記,才又想起這這名賣草鞋的可愛老太太。

大理小檔案

以下為2002資料,價格為人民幣

昆明─大理(省旅高快客運):費時6小時,車資103.5元含午餐,不含車保險。

大理古城外到三塔寺的小馬車:兩元。

兩人早餐、午餐或晚餐:50元內/一餐

梨子兩顆:2元

三塔寺門票:32元

住宿

四季客棧(人民路428号):台灣人開的。(這間我沒訪查,是網路看到,覺得似乎不錯,也寫上來)

以前住過及訪查的客棧有的似乎已經改建、改名、遷建或不知所終,但我還是寫在這裏,當作通膨比價參考用。價格是2002年的價格。

玉泉客棧:平日,五一期間,180元,三樓房間衛浴較新。

紅龍井:平日雙人標準間80元,五一期間260-280元。

Mac Guesthouse: 平日通舖15元,標準間100元, 五一期間,雙人標準間,130-180,豪華間350元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遊記, 中國 並標籤為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