柬埔寨吳哥窟(7)─吳哥區第一座國廟巴肯寺( Phnom Bakheng)

話說耶蘇跋摩一世(Yasovarman I)也想蓋一座自己的國廟,但他不想蓋在舊都Hariharalaya(羅洛士遺址),他把首都遷到現在的吳哥,當時叫Yasodharapura,他在那裏中心點蓋起了這座山丘頂上的國廟巴肯寺。

至於為何要遷都蓋國廟?法國學者Claude Jacques臆測因為耶蘇跋摩一世奪取兄弟的王位,血腥殺戮可能發生在國廟巴孔寺,他不想沿用沾了血的舊國廟,也有說是因宗教因素,因舊都已經蓋滿先皇的廟。不管遷都和蓋廟的原因為何,巴肯寺成為高棉王朝在吳哥地區的第一座國廟,吳哥的發展也從此展開。

從巴肯寺眺望吳哥寺

現在巴肯寺主要變成大家看落日以及遠瞰吳哥寺寶塔的景點。想拍吳哥寺,熱門取景點有二個:一在於在爬到巴肯寺、但還沒上階梯前,由左方(東南方)的樹林間隙拍;二是爬到廟頂拍巴肯寺的塔和吳哥寺。

至於落日,個人覺得並沒有特別美,尤其巴肯寺頂上人山人海,落日都被人頭遮住了,即使退而求其次,想拍個塔也一定是連人群一起拍進去。由中層爬上廟頂的階梯又陡又長,不適合膝關節不好的人,但若不爬到最頂,是看不到那輪落日的,因為會被廟塔遮住。看落日當然只能在西邊看,但人實在太多了,全部人都擠向西邊是不可能的,因此只見一大堆人坐在各個方向的階梯聊天,等太陽下山才跟著人群下山而已。

這兒也是最容易和同伴沖散的地方,不管山上、山下,一樣人山人海。上巴肯寺前,最好事先約好若走失要在山下哪個點見面較好。懶得走下山,也可以付費騎大象下去。

若有機會再去,我會選擇一大早去,既不會太熱,也沒有人潮,正好可安靜地欣賞這座山頂上的巴肯寺。

要拍巴肯寺有點困難,因為通常只能拍到一、兩個塔,而且都是人。在爬上階梯前倒是可以拍幾張塔和梯的景。最好是上去前拍,因為太陽下山以後,光線不足就不好拍了。

今天巴肯寺是淪於看夕陽、看景的地方,但史家說巴肯寺其實是一座非常重要的廟宇,耶蘇跋摩一世以後的高棉王還有陸續修建使用,但史料的拼湊很困難,我們還不太明白它。

高棉王耶蘇跋摩一世命令工人將山頂剷平,建築這座寺廟,祭祀濕婆,它是典型的廟山式(temple mountain)建築,層層而上,最高處立上中央祭壇。最高處有五塔,呈骰子5點的形狀排列,即中間一塔,四方各一塔。

曾任吳哥遺址保育總監的建築專家Jean Laur指出,巴肯廟象徵聖山須彌山,它的中段有五層,每層有12座塔,象徵黃道12年,巴肯寺連底層算進去總共七層(底層、中間五層、最上層),象徵印度神話的七重天。除了中段每層12個塔和最高層的五塔之外,另有44塔散佈在底層,但現在很多已不見了。這些塔的排列是經過特殊安排的,若從任一面的中心看去,只能看到33座塔,正好與住須彌山上的神祉數目吻合。而共有108座塔圍繞巴肯寺的中心祭壇,108這個數字正是印度宇宙觀裏最重要數字。我猜Jean Laur的說法是採自法國的印度宇宙哲學權威Jean Filliozat的詮釋。

但我有一個疑問:33是神祉數目嗎?感覺好像比較像是佛典所說的「三十三天」。佛教也是從印度發展出來,佛經也記載了當時的神話觀。不是說須彌山頂有「三十三天」嗎?帝釋天(Indra)住在三十三天的中央,其四方各有八天,加起來就是三十三天。但後來我在英文維基百科看到印度《吠陀經》第三部的耶柔吠陀(Yajurveda)記載33位神祉,天界11名,空界(介於天界和地界之間)有11名,地界11名。不知此33名神祉就是上面所指的須彌山上的33名神祉。但不是說是住在須彌山上的神祉嗎?為何包括地界神呢?我的疑問還是留給我自己,希望以後能看到清楚的解釋。

精研吳哥遺址歷史三十年的法國學者 Claude Jacques 認為,在Koh Ker時期(928-940),巴肯寺是暫時被棄置的,或至少不是當時的國廟,但當惹真德拉跋摩二世(Rajendravarman II)把首都又定在 Yasodharapura時,早期是以巴肯寺為國廟的,而且首都Yasodharapura這個名字首度出現在碑文上,也是在他時期的事,他是後來才建「變身塔」(Pre Rup)為國廟的。

惹真德拉跋摩二世在西元968年被暗殺後,變身塔和臨接的皇宮變得不可用,他兒子闍耶跋摩五世(Jayavarman V)又遷到巴肯寺附近,西元974年他的王城仍在巴肯寺附近,再後來,他才建造他自己的國廟茶膠寺(Ta Keo)。

Claude Jacques 還指出巴肯寺的名字「Bakheng」第一次出現,是刻在一個16世紀的碑文上。另外推估同是十六世紀的碑文還顯示,一名暹羅高僧(或高官)在晉見高棉國王後,先參觀巴肯寺、再來是吳哥寺,再來是庫倫山。Claude Jacques特別注意到「先參觀巴肯寺,然後再參觀吳哥寺」這件事,似乎言下之意是暗示巴肯寺可能地位非凡。

中文維基百科指出,14世紀的《島夷誌略》把巴肯寺稱為「百塔洲」,並說當時的百餘座塔還是金塔。我不知這個「百塔洲」為「巴肯寺」是否經過考古求證,倘若百塔洲真的是指巴肯寺,更能想見巴肯寺昔日的輝煌。

巴肯寺原有壕溝,也有向四面放射的通道,一般認為,它有一條長堤道連接巴肯寺的東面台階和羅蕾寺所在的Indratataka湖西北方(英文維基百科的意思大致也是這樣)。但2005年Claude Jacques在一場吳哥研討會提出的報告指出,過去的假設應該是錯的,因為後來用衛星技術照出的相片顯示,這條長堤道如果繼續以直線進行,會消失在Siem Reap River旁,他推測這堤道應該是通往大吳哥城的皇宮。Claude Jacques的推論是否得到其他考古學家的認同,我是不知,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在此報告紀錄一下。

根據Claude Jacques 2005的研究報告,「法國遠東學院」(Ecole Francaise d’Extreme Orient,EFEO)在整理巴肯寺時,發現上層平台(即還沒爬上中層五層陡梯之前)的中間是一堆龐然大物,他們不知道那是幹嘛的,決定把它挖出來,清理工作很困難,1920年時,他們從那堆龐然大物挖出一條東西向的走道,他們以為這條通道可以直通中央祭壇(在這之前,爬到最上面的中央祭壇是得搭梯子上去的)。此次挖掘,他們也發現一塊阿拉伯文的石碑。之後,又經過好幾個月清理集結的大石塊和糾纏叢生的雜草植物,他們終於發現原來中間那塊很大的東西是一個坐佛的底座,但坐佛還沒開始雕,可能連身體也沒做出來。為什麼知道那是坐佛?因為有一個蓮花坐台,勾畫出一個很大的心型,也就是一般打造佛陀結跏趺坐所需的空間。

高棉人打算打造坐佛是後來的事,依過去的推估,坐佛可能是十六世紀的事,但2005年Claude Jacques推測坐佛可能是十七世紀末,或甚至是十八世紀的事。

中央祭壇完全清理出來的第一張照片拍於1924年,然後考古學家才發現原來上層祭壇的塔原本是一個骰子5點的造型,當然現在只剩遺跡。

後來,法國遠東學院在巴肯寺底層清理出無數磚造小塔,在階梯清理出砂岩造的小塔。期間,有些牆又崩了,清理工作持續進行,然後,我們就看到了今天的巴肯寺。

註:Claude Jacques 2005報告見:http://www.khmerstudies.org/events/bakheng.htm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Travel, 東南亞 並標籤為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