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江三峽的內賓船

船再啟航時,我疲憊不堪。我和瓜子臉的船務主任爭辯了許久,她想要安排一名四等艙的女孩和我同房。

那名拿四等艙船票的女孩看起來不但不討厭,而且還很討人喜歡,但我已經自己一人在中國旅行了一段日子,常常吃虧上當,變得疑神疑鬼。先前不明就裏被船務主任安排住在水手房,現在她又跑來和我攪和這個,我就是不肯。

為了趕看即將被長江大壩決堤淹沒的三峽,我在2002年搭內賓船遊長江。我和路上結識的Y及K在重慶碼頭賣香菸報紙的小攤買船票,我們買的是二夜二天的行程:二等艙,晚上開船,第三天一早抵達巫山。Y和K早我一天出發,我送他們到船上,順便看看內賓船游輪是什麼長像。

我們到的太早,船上空空的,只有兩名船工。一名船工對Y說:「二等艙是三人一間,我可以幫你們安排住在二人房,但是要一百元。」K對這提議興致不高,但是Y很心動。他們最後付了錢,被帶到一樓艙房的邊間。那房內有兩張單人床、一張桌椅,一個很高的小窗戶,得站在椅子上才搆得到窗子。房內牆壁藍漆剝落,露出白底。Y有些沮喪。

第二天傍晚,我也上船了。我的船看起來和電視影集《愛之船》一樣漂亮,船的入口處站著穿嶄新制服的服務人員,為首的是位身材高挑的美人,她是船務主任。船務主任拿著本子分配上船船客的房間,再請服務員領進房。輪到我時,她說我們那艘船的二等艙是四人房,我一個女生不好分配房間,她要我改住一樓的二人房。後來,我才知道那是水手房。

我的小房間在船首,剛好能容下一張上下床舖、一張書桌、一張椅子、一個小洗臉台,地板就是船鋼板。書桌前有扇窗戶,景觀是船首的超大水桶。後來我往上逛到了頭等艙和二等艙,他們有警衛守門,走道也鋪上綠色地毯,那層船艙還有美容院、按摩室及麻將室,每間房間都有私人衛浴。

回想起來,Y和K大概也住進了水手房。

等待出航

我到最上層的甲板等開船,重慶港邊朝天樓大酒店燈火通明,屋頂發出的雷射光在夜空劃出一道道藍線。甲板已經有些人潮,他們衣衫光鮮,像在參加宴會。我聽到一名女士說,這艘船是最新的游輪,她們辦公司旅遊,特別指定搭它。我夾在這些穿正式衣裳的男女之間,感覺有點抱歉。我穿著黑外套和牛仔褲,背著裝相機的後背包。如果船上有fashion police,我會第一個被攆出去。

船終於要開了,樂聲大作,我趕忙跑到一樓去看熱鬧。有一組樂隊在船邊演奏。然後,船長、副船長上船,他們身穿白色和灰藍色的制服,制服漿燙得筆直挺拔,上衣有金黃色的鏽線和金色鈕釦,大家一起拍手歡呼,歡迎他們上船。

公共浴廁

原先住我那間房間的船員變成我的顧問,他教我上三樓梳洗,因為那兒的公共浴間最好。三樓的公共浴室不大,隔出四、五間淋浴,水泥地,以塑膠掛簾當門,衣服只能掛在掛簾外面的牆面掛勾。淋浴的門簾嫌短了一點,有人淋浴沒拉上掛帘,水嘩啦啦濺出來,澡還沒洗,已經先噴了一身,洗完澡,還是被左右鄰居掛帘下濺出的水噴濕雙腳。

真讓人受不了的是公共廁所,味道難聞,得速戰速決。

長江遊客

我隔壁艙房的遊客來自福建(好像是福建漳州),口音和台灣一模一樣。他們在該下船觀光的時候下船,其他時候,女士多半在房內看電視,而男士則搬張椅子坐在門口聊天看景。雖是五月下旬,但風還是很大,抵達瞿塘峽前的江岸景致都差不多,每個人都撐不了多久就回房了。我也好不到哪兒去,常常躲回房內啃雞爪。

船員朋友叫我把裝著雞骨頭的垃圾袋丟到河中,因為公用垃圾桶離我房間太遠。剛開始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但很快就見怪不怪。後來,我從巫山搭另一艘游輪到宜昌,只見船客吃完午餐,紛紛將餐盒、塑膠袋往河裏扔,有時我頭頂突然飄過一個飲料罐,直落江中,我習慣了,頭抬也沒抬。

難民船

過了萬縣之後,我們的游輪開始頻繁停靠。我到三樓上廁所,出來時嚇了一大跳,才一轉眼的時間,我們的游輪已經變身成難民船。船上每層甲板空地都坐滿了人,他們把毯子鋪在地上,背靠大布袋,滿臉倦容,有人已經累得睡著。樓梯上也坐滿人,只留下中間一小條空間做通道。

我回到一樓,隔著樓梯扶手縫隙往地下室船艙看,那裏也變得也人山人海。那兒沒有床,毯子抖開鋪著,便成一張床位,行李就枕在頭下,或扔在腳底。我看到船員朋友從地下室走上來。我問他睡哪?他笑著說:「人多的時候,船員都得讓出房間睡下層,顧客至上。」他讓出房間給我時,也是說「顧客至上」。

他說有交通船出了問題,我們這艘游輪奉命接應。我不清楚游輪是否常有「臨時接應」的任務,但船員和船客個個冷靜迅速,聽不到任何抱怨和詢問,中國人的應變能力和服從力讓人刮目相看。

清秀女子

遊張飛廟回船後,有人來敲我的門,是一名清秀的年輕女子,她身邊有一名男伴陪著。她說我房間有她的艙位,我要了她的船票看,是四等艙,我拒絕了她。

不一會兒,瓜子臉的船務主任也來敲門。她說女孩有孕在身,不好住四等艙,她要將她升等到我房中。我突然想起電影《鐵達尼號》,上層船艙和下層船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,我看看那女子,她氣質溫婉,看不出有肚子。我沒有掙扎太久,我獨自旅行,寧願與一些陌生人同房,但不想只與一個陌生人同房,我怕丟掉貴重物品。

船務主任軟硬兼施,我態度堅決,我說我已被降等到水手房,如果再和人同房,等於再降等,其他圍觀船客也為我聲援。最後,船務主任只得把女子帶走。聲援我的船客說:「如果四等艙的人可以住兩人房,那麼我們住八人房的三等艙船客算什麼!」

我的多疑讓我當了一名冷漠的船客。後來偶爾想起,雖然覺得抱歉,但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做出不同的抉擇。不過,最近想法有了轉變。就算當初買四等艙船票的女孩並未抱被升等的希望,但當船務主任宣布「升等」又無法實行時,她難免要失望了。我想,有些時候也許不值得冒險,但有時應該相信自己的判斷和直覺,做出方便別人的決定,「推己及人」錯不了。我祝福女孩一家平安幸福。

1/7/15後記: 今日讀小說,又想起這名女子,只覺很唾棄自己,深深懺悔。其實,利人就是利己。有時縱然做不到利人,至少也要做到無愧於人。若有愧,內心就沒有長遠的安樂可言。講白一點,大部分時候,自己吃點虧比讓別人吃虧好,至少這可換來心安理得,否則,日後想到一次,就內疚一次。這是經驗談。遨遊世界時,別忘了帶上智慧和利他的方便翅膀,共勉之!

附記:

中國遊船分內賓船和外賓船。顧名思義,內賓船專給中國籍旅客搭,外賓船專給外籍旅客搭,但不管什麼國籍,付什麼錢,就搭什麼樣的船。在廣西遊漓江時,我們搭的是外賓船,船上除了我和家人,都是來自西方的遊客,當時我們也不知那是外賓船,只覺得搭載中國旅客的船,有的還雕成龍鳳或中國亭閣形狀,外觀比我們拉風許多,不過據說內部設備是有點差距的。

長江游輪的內賓船和外賓船差距應該更大,因為票價差很多。時間多但錢不多的人想要好好遊長江,不妨考慮分段搭內賓船或交通船。若分段搭,則每個想去的景點都可以安排到。中國很多大學生都這樣玩。至於船票怎麼買?自己得先把想去的點找到,再問賣票的:從A點到B點有沒有船可搭?幾點開?慢船還是快船?如果要轉船,賣票的會跟你說。再不然,就水路並用。游輪的景點都是固定的幾個,不過每艘船的景點有些小差異。游輪的好處是比較豪華、享受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遊記, 長江, 中國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