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自助旅行

第一次自助旅行,碰到旅館大爆滿。

其實早上已經找到青年旅館,但我認為另一間比較好。另一間得排隊。排就排,排完,寄了行李,就帶著在路上碰到的日本妹去玩了。晚上七點,青年旅館的櫃臺小鬍男宣布入選名單,幸運兒只有兩三名,沒有我。

上午排床位時,我可是名列前茅,外面陽光又那麼燦爛,讓人覺得希望無窮,不過最大的錯覺來自從LA國內機場公車站一路跟來的兩名日本妹。她們向我問路、跟我上公車,害我一下自我膨脹太快,心花大開:第一次旅行就能帶人亂跑,還有什麼難得倒我?

「可以在大廳打地舖嗎?」有人問。

「不行。」小鬍男答得斬釘截鐵。

聽完答案,落選的人交頭接耳,紛紛拎起行李離開。我像無頭蒼蠅似的跟在一群美國人後面,那帶頭的是女生,臉上塗的紅紅綠綠,她的三名男伴看起來比她嫩很多,清純得像學生。她很快就把我甩掉,她說:「我們租了車子,要上路找旅館了。你自己朝前面找住的吧!」她旁邊的美國帥哥拋給我幾枚同情的秋波。

也許你要問,那日本妹呢?日本妹搭晚班機回日本,下午就跟我說bye-bye了。

這時候的Santa Monica看起來黑壓壓的一片,白天看到的那些立在街道中央、修剪得圓滾滾的橘紅大花團不知道跑哪兒去了,白日因為花團錦簇散布出來的歡樂氣氛煙消雲散。

我在街口轉彎,前方街道變得很暗,有二三名遊民在那兒徘徊,有人通過,他們就靠過去要錢。遊民我可不是第一次遇見,我學校附近就有一個大鬍子流浪漢長年在書局前巡行,但像這樣兩三名集結的陣仗,還是讓我感覺壓力不小。該我通過時,我目不斜視,但感覺幾對眼光正在上下打量我,結果他們沒向我靠攏,也沒向我討錢,我聽到自己的心臟砰砰跳。這些遊民算蠻有職業眼光,向省吃儉用的背包客討錢,只是浪費口水而已。咦,但我沒背背包,我是拉行李的,難道「窮」字都寫到臉上去了?

我盲目朝有光的方向前進,不久就看到二名穿短褲背心的女孩站在斑馬線前,朝對面公園指指點點,地上放著幾個大背包。她們剛也在青年旅館。

「妳們找到地方過夜了嗎?」我問。

「還沒,頂多就是到對面公園睡一晚,」栗色頭髮的女孩答完,轉頭繼續和同伴用西班牙文對話,我一個字也聽不懂,但她的回答帶來一線曙光:原來還可以睡公園!我偷偷盤算要睡她們旁邊。

一對夫婦從我們身邊走過,又折返。

「我們聽到妳們談話,在美國睡公園非常危險,尤其妳們是女孩子,」那個先生說。

「沒辦法時,也只能這樣,」栗色頭髮滿不在乎。

我嚇一跳,她那樣回答,是在拒絕嗎?

這對夫婦說自己住附近,孩子都長大離巢,家裡空房多,歡迎我們去他們家過夜,但他們隔天一早要搭飛機去度假,四點就得出門。「這可怎麼辦才好?」夫婦倆互問對方。

「謝謝,不用麻煩,我們另外想辦法,」栗色頭髮女孩拒絕得直接爽快。

我心裏急得跺腳,不懂她為何把機會往外推。(後來我才知道她們很睿智,美國真的是危險!不能隨便接受天下掉下來的禮物。但我這並不是懷疑那對夫婦的好意。)

不一會兒,地上背包的兩名主人回來了,同行的還有一名亞洲男子,他是旅社老闆。他說還有一間空房,大家可以擠一擠。每人收十美金。

那旅館簡陋老舊,燈光昏黃,實在難以想像富裕的Santa Monica還有這種等級的旅館。我們的房間很小,在一樓走道旁邊,浴室只有淋浴,沒有浴缸。兩人睡床,三人在地上打地鋪。

那年是1991。第一次自助旅行就讓我上了最重要的一課:去玩,先找到住的再說!可惜這一課我沒學好,幾年後差點在深夜淪落東京街頭。後來學乖了,我和朋友D在旺季去義大利玩時,要求自己早上即抵目的地,這樣大約中午就能找到旅館。D和我優哉游哉的在佛羅倫斯街頭閒逛時,看到剛抵達的背包客,三三兩兩,通常是一人看背包,其他的找旅館,我們轉了好幾個街角,不斷碰到同樣的人,天越來越黑,他們還在繼續碰運氣。而在威尼斯,沒事先訂房的人完全沒機會。到威尼斯敢不先訂房?準備住到城外去吧!

話說回來,就算是住到威尼斯城外也還好,火車很方便,就是費時一點而已。旅行總會有些意想不到的事,保持心平氣和,常保萬事如意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美國, 遊記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